<code id='jhetd'><strong id='jhet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span id='jhetd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jhetd'></ins>
        <i id='jhetd'><div id='jhetd'><ins id='jhet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jhetd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jhetd'></i>
        <dl id='jhetd'></dl>

        1. <tr id='jhetd'><strong id='jhetd'></strong><small id='jhetd'></small><button id='jhetd'></button><li id='jhetd'><noscript id='jhetd'><big id='jhetd'></big><dt id='jhet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hetd'><table id='jhetd'><blockquote id='jhetd'><tbody id='jhet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hetd'></u><kbd id='jhetd'><kbd id='jhetd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jhetd'><em id='jhetd'></em><td id='jhetd'><div id='jhet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hetd'><big id='jhetd'><big id='jhetd'></big><legend id='jhet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土地廟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冬晌午、夏涼夜,小孩子常搬個板凳來街巷裡聽奶奶說過去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說的是:解放前,街坊裡來瞭一位姓張的瘸子,會彈唱說書,他說那些才子佳人,以及越女劍、嶽武穆的故事都很吸引人,所以當時很多人給他點米糧,叫他住下說幾套故事再走。

            到瞭那年除夕,他從早到晚,從街頭走到巷尾,到他經常彈唱的人傢辭歲,各傢也就都給他一些果子錢糧,他便背著回到住處—位於江邊一處土地廟附近的小土屋裡。誰知他喝水時,卻一不小心掉到旁邊數丈深的枯井裡,雖然沒受重傷,但傢傢戶戶這時都在傢中吃年夜飯守歲,他呼救瞭整整一夜,也沒人來救他。

            幸而冬季裡的井底濕潤卻不寒冷,還有街坊們送的糕餅水果可以吃,他才得以一直呆到年初三都沒有虛脫餓死。

            到瞭年初三的晌午,有一戶人傢的出嫁女兒帶著丈夫和孩子回娘傢。丈夫趕著一口活肥豬,走到江邊時,肥豬的繩子突然斷瞭,豬瘋狂地往井邊跑去,一頭跌進井裡。那傢人沒辦法,隻好找來街坊一起用繩索和鐵鉤下井找豬,這才發現瞭被困的瘸子,把他救瞭上來。

            街坊們幫忙安頓好瘸子,都稱贊說這頭豬有靈性,才救瞭瘸子的命。那戶丟豬的人傢也覺得神奇,便沒有在過年時殺掉這頭豬,而把它養在門口的臨時豬圈裡。

            轉眼過完年,瘸子養好身體,仍舊在各傢各戶彈唱說書。每天在路過那戶救命豬的人傢時,他都會到豬圈邊,向豬打個招呼說幾句話,並喊它“恩公”,有時手頭東西寬裕,也不忘給豬遞個水果。

            那頭豬確實有靈性,每次瘸子走過豬圈,它就會趴到籬笆上朝他發出“呼嚕呼嚕”的叫聲。甚至還能擔當起看門狗的職責,若有陌生人來它還會嚎叫報警。因此這傢人對這豬也格外看待得不同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管理土地廟的廟祝找到瘸子,說廟旁邊的屋子再不準他居住,而且要他盡快離開本地。

            瘸子雖然已有離開這裡的打算,但他對廟祝的話感到奇怪,便一直追問。廟祝起初不想說,後被追問得沒法,才回答是因為最近夜裡夢到土地對他說,鎮上來瞭邪祟,已經潛伏一段時日,如果不盡快讓邪祟離開,恐怕要出人命。

            廟祝起初並沒往心裡去,但接連夢到幾次都是同樣的內容,他便留心註意瞭。可是思來想去,巷裡平時極少有外人逗留,唯獨瘸子這個異鄉人在巷裡生活瞭數月,他與瘸子為鄰,倒也不認為他是壞人,但為杜絕隱患,還是開口叫瘸子離開為好。

            瘸子聽完,隻得答應這兩日就收拾好行裝離開,但離開前要再去承蒙照顧的各傢那裡告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瘸子照舊在平時的時辰出門,當走到巷裡時,恰好有一對夫妻在屋裡爭吵,妻子拿發簪戳破瞭丈夫的手掌和臉,丈夫則將妻子頭發扯亂又推搡出門,妻子跌倒在巷子裡,引得周圍人都引頸觀望,一時羞愧不已,一頭撞在路邊的石墩上。

            還好她用力不十分猛,隻是把額頭撞破流血,人暈眩倒地,但很快就撐著身體爬起大哭,看樣子似乎沒有大礙。周圍的鄰居就過去想把她拉起來,誰知站在一旁的瘸子突然指著那石墩驚呼:“你們快看!那是什麼?”

            等眾人反應過來時,那染血的鬥大石墩已經抖動變色,接著在地上翻轉幾下,竟瞬間變作一隻兇惡的灰狗,撲向發現自己的瘸子。

            其他人都嚇得趕緊躲開,那灰狗追到瘸子身後,咬住他的衣擺不松口,旁人嚇得隻顧躲避,根本沒人來幫忙,瘸子無法隻得脫掉外衣,朝巷子裡奔跑,而灰狗就在身後緊追。這一前一後大約跑瞭數十丈遠,就要到達養著他恩豬的人傢,那豬圈裡的豬聽到瘸子的聲音,立刻趴到籬笆上張望,見此情形,竟奮力撞開籬笆朝瘸子的方向迎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瘸子大喊道:“恩公,快避開!”但身後的灰狗已經追到,瘸子一條腿本來就不方便,這時更是力竭倒地,眼看灰狗撲到瘸子身上,張口就要撕咬,不承想那頭豬卻勇猛無比地沖到跟前,狠狠將灰狗一頭頂開,接著又撲到灰狗身上繼續廝打。

            眾人都看得呆住瞭,瘸子起初也愣在當場,但很快看到那灰狗趁豬不備,張口死死咬住豬的右邊後腿不放,豬幾番掙紮,眼看那後腿就要不保,瘸子起身到一旁,撿起一塊大石頭,就朝灰狗身上狠砸,灰狗吃痛隻得松口,但回頭又去咬瘸子,瘸子後仰倒地逃走。

            周圍的街坊也回過神,紛紛拿出武器吆喝著圍攏上來,灰狗一看眾勢己寡,口齒間噴出威脅的白沫,眾人暫時不敢近前,倒是受傷的豬在地上蹭著蹄子,向它繼續發出震懾的嘶叫,灰狗兇惡地與豬對峙,突然它好像想起什麼,轉身沖破人群,就往江邊方向奔去。

            那豬完全不似常豬的笨重,立刻明白灰狗的動向,緊隨其後追去。瘸子見此情景,擔心豬有危險,不顧自身傷痛,也跟隨而去。

            眾人隻好跟著那一狗一豬來到江邊,大傢原本以為灰狗隻是想逃跑,誰知它竟然徑直沖向路旁一隅的土地廟。廟祝正在廟門口灑掃,看到狗和豬跑來,驚訝得不知所措。那狗越過他沖進廟堂內,就聽裡面發出一陣“噼裡啪啦”的傾塌聲響,應是將廟內的神像供桌都撞倒跌破發出的。而豬也緊追進去,接著整座土地廟外墻莫明晃動幾下,“轟隆”震耳欲聾一聲,從瓦頂至根基完全頹壓下來,那一狗一豬全被壓倒在內,嚇得其後奔來的瘸子抱頭跪地大喊:“恩公!”

            其後,巷裡的街坊都趕來幫忙整理瓦礫,但奇怪的是,在清理完所有磚瓦橫梁後,卻並未見到狗和豬的屍體,隻剩那塊猶帶血跡的石墩和破損的土地神像。更奇的是,那土地神的像身,隻有右腳處磕破,上面亦似粘有紅色的污漬,街坊無不稱奇,請來尊長探視。

            尊長結合前後事件,忽然一敲拐杖說,莫非那豬就是土地神的化身?先是隻有他才知曉瘸子跌落井底,便不得已托身在豬體內去救瘸子,其後又因明白邪祟潛伏本地想危害百姓,於是繼續化身為豬留在人傢中,靜待邪祟現身時,好出手與之搏鬥制服。

            巷裡的人與廟祝都覺得分析得在理,一邊安撫瘸子,一邊募資重修那土地廟……

            “後來呢?”小孩子們聽得意猶未盡,紛紛追問。

            “後來,就沒有啦。你們沒看那江邊的土地廟,不還好好的嗎?”老奶奶扶著腰站起身,一邊把小板凳拿著一邊說:“都這個時辰瞭,我這老骨頭可經不起過堂風這般吹,我孫子也該放學嘍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