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q84tx'></i>

    <ins id='q84tx'></ins>

    <dl id='q84tx'></dl>
    <span id='q84tx'></span>
    <i id='q84tx'><div id='q84tx'><ins id='q84t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q84tx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q84tx'><strong id='q84t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acronym id='q84tx'><em id='q84tx'></em><td id='q84tx'><div id='q84t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84tx'><big id='q84tx'><big id='q84tx'></big><legend id='q84t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tr id='q84tx'><strong id='q84tx'></strong><small id='q84tx'></small><button id='q84tx'></button><li id='q84tx'><noscript id='q84tx'><big id='q84tx'></big><dt id='q84t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84tx'><table id='q84tx'><blockquote id='q84tx'><tbody id='q84t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84tx'></u><kbd id='q84tx'><kbd id='q84tx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碟仙之偷窺欲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夏天如約而至,街上的美女著裝大多是齊逼小短褲或者是小短裙,偶爾看到三三兩兩的美腿絲襪,這讓路邊半蹲著的猥瑣男實在是大飽眼福。隻見這男子手持DV,很是熟練的拍下各種腿照,有時候為瞭一條黑絲的特寫甚至將鏡頭拉近走完一條大街,路上的行人看見瞭大多嗤之以鼻,輕蔑的目光是自然的,但是依然影響不瞭他變態的心理。

            仲夏之夜,蠢蠢欲動,他跟著一位時尚女郎穿過瞭幽暗的小巷,眼看在一個拐角就能下手瞭,突然,一雙孔武有力的手臂將他抱瞭個結實,DV因為事發突然,在地上摔的是支離破碎,這把他給心疼的,他試圖掙脫這壯漢,吃奶的力差不多都擠出來瞭,後面的人似乎沒有放過他的意思。他急瞭,側著頭怯弱的問道,“大哥,你是不是要錢?我都給你!”那手臂依舊緊緊的,絲毫沒有放松的樣子,他想瞭想,笑著說,“大哥,你是不是要這DV?我把裡面的東西給你,我不要錢,真的!”他奶奶的,這些都不要,難道,他要我的命?猥瑣男略帶哭腔的直跺腳,後面的人也許是出於同情,將他推倒在地,冷冷的說,“你活不長瞭!”猥瑣男嚇得褲子都濕瞭,不停的磕頭,哭喊著放過自己,上有老下有小什麼的,磕瞭一會,他小心翼翼的抬頭瞧著周圍,那大漢早走瞭。他收拾殘損的DV,哭喪著臉爬起來往回走,走瞭好幾步,不知道哪裡來的陰風,臉上著實挨瞭張沒燒完的冥紙,他忙抓著扔瞭,口裡直念叨真他媽的晦氣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,急忙連上電腦,還好,文件還在,他把一天的戰果進行瞭分類,邊整理邊欣賞,那感覺的確不亞於百度淘到的日本愛情動作片。他拿出一張空白的光盤,放入電腦開始制作,恩,一定會熱賣的,這可是難得的第一視角,宅男的最愛啊!想到這些,不禁YY瞭起來,他興奮地從冰箱拿瞭瓶啤酒,算是為自己慶賀吧。就在他咬開啤酒蓋的時候,電腦居然黑屏瞭,艸,毫無疑問,那意味著光碟的錄入失敗瞭,他憤憤的重啟電腦,可是,電腦屏幕總是黑的,像逗他玩似得就是不肯進入歡迎界面。這尼瑪,不帶這樣玩我的,勞資最近又沒看片,咋的會中毒啊?屏幕閃瞭下,變成瞭白色的光幕,爾後,出現瞭一個人影,他清楚的記得,這是剛才跟蹤時拍過的短片,那個時尚女郎,可是為什麼會自己播放?接著,那女郎走到拐角處,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樣,畫面停止,而是,她轉過瞭頭,與其說是轉身,倒不如說,那女郎的頭向後扭動瞭180°,而且,竟看不到臉!他不禁把涼涼的啤酒噴在瞭屏幕上,電腦吱吱作響。那女子似乎並未作罷,她兩手扶著電腦邊框,居然想爬出來,天啊,這是貞子嗎?猥瑣男一個酒瓶甩過去,電腦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報廢瞭。猥瑣男隻感覺一陣頭暈,趴在桌上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醒來時,早已經是中午瞭,肚子餓的癟癟的,裡面似乎有個小人在咒罵,他摸摸肚子,從床上爬起來,撐起瞭懶腰,正當自己下床時,他僵硬瞭,趴在電腦前的他是如何爬到床上的?屋裡隻有自己一個人,為何廚房的燈是開著的,並且還有一股香味,香噴噴的米飯!而且,電腦,居然沒有壞,依然在那裡呆著好好的,空白的光碟已經退出來,躺在一旁睡覺瞭。這一切的莫名其妙,讓自己感到瞭恐懼,他大著膽子躡手躡腳走到廚房,飯菜碗筷全擺在瞭桌上,整個屋子也像打掃過一般幹凈整潔,而且,還有點女人身上特有的清香。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做夢?還是真的有個女人來過?在美食面前所有的思考都會停止,他忍不住坐下大快朵頤的吃起來。因為肚子實在太餓,飯菜被吃的是幹幹凈凈,他打著飽嗝推掉碗筷慢悠悠的走到臥室,身後響起瞭一絲輕柔甜美的女聲,“你吃完瞭就不管瞭嗎?還得讓我來洗碗,唉。”這麼一嚇,飽嗝被吞回瞭肚子,轉身就往廚房看去,一個人也沒有,但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還有……他呆瞭,從來不曾見過碗和盤子像施瞭哈利波特的魔法一樣神奇,在空中飛來飛去,水管自己打開,洗好瞭躺回原處。傻傻的望著眼前的變幻,他覺得,這屋子裡充滿著詭異,便慢慢退到門邊,撒腿就往樓下奔去。

            一向無神論者的他今天也會感到害怕,他在路上尋找算命先生的攤位,可是今天一個人也沒有,失望與驚恐的疊加使得他自己慌亂瞭手腳,他開始後悔,如果沒有當初這些癖好是不是就不會染上這些不幹凈的東西?現實可不由他胡思亂想,背後再次響起昨晚冷冷的男聲,“你怎麼還沒死!?”這聲音不就是昨晚那個壞自己好事的人嗎?真是氣不打一處來,他真想把氣一股腦全撒在這壯漢身上,可眼睛這麼一比劃,他也隻好苦笑的看這男的到底要幹嘛。這漢子倒顯得很是困惑呢,滿臉寫滿瞭不解,緩緩地說道,“我昨晚救瞭你一條小命,知道嗎?”猥瑣男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思來想去,明明是他攪瞭自己好事,DV也壞瞭,哪裡談得上救?隻見這漢子不慌不忙的拿出一臺DV,點下播放,屏幕裡出現瞭昨天跟蹤的女郎,似乎有些熟悉,是的,跟夢裡沒有臉的女鬼一模一樣,他似乎懂瞭,看來自己遇上瞭個女鬼,而且被這漢子救瞭啊!這簡直就是碰到瞭救命稻草,連忙轉身跪倒,大叫著,“大哥,你得救救我!隻有你能救我瞭!”那男子不為所動,自顧自的看向遠處寂靜的公園,長長的嘆瞭口氣,“天要收你,我實在幫不瞭,錯在你不該欺辱碟仙啊。”碟仙?小時候經常聽大哥哥們說起這個神秘的恐怖故事,可是在他眼裡,不相信這天下是有鬼存在的,所以他從小十分討厭碟子,特別在墓園裡會拿著光碟當飛鏢玩,殊不知那些碟子是留給死人用的;到如今更是幹起瞭制作色情光碟的勾當,的確犯瞭大忌。造化弄人,想想也是,兒時的錯誤或許起初不會有所報應,卻不可誤以為自己福大命大逃過一劫,那隻是時機未成熟罷瞭。

            想到此處,他自然是搖搖頭,拍瞭拍身上的泥土,默默的回到傢裡。他始終不明白,既然自己有負於碟仙,可它為何對自己這麼好?不殺自己便算瞭,還做飯清掃,實在令自己羞愧難當。他閉著眼睛,躺在床上,等待命運的審判,慢慢地,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空氣裡彌漫的香味漸漸消退,他又一次迷迷糊糊的睡著瞭。等到第二天的陽光灑在自己臉上時,他突然明白,這意味著一次重生,他將光碟和DV埋藏於土裡,瀟灑的走進瞭新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