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o1tlp'></ins>

    <code id='o1tlp'><strong id='o1tlp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o1tlp'></span>
  • <tr id='o1tlp'><strong id='o1tlp'></strong><small id='o1tlp'></small><button id='o1tlp'></button><li id='o1tlp'><noscript id='o1tlp'><big id='o1tlp'></big><dt id='o1tl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1tlp'><table id='o1tlp'><blockquote id='o1tlp'><tbody id='o1tl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1tlp'></u><kbd id='o1tlp'><kbd id='o1tlp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o1tlp'><div id='o1tlp'><ins id='o1tl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o1tlp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o1tlp'></i>
        <dl id='o1tlp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o1tlp'><em id='o1tlp'></em><td id='o1tlp'><div id='o1tl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1tlp'><big id='o1tlp'><big id='o1tlp'></big><legend id='o1tl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恐怖故事:血腥切割機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紅姨是我媽的朋友,具體她姓什麼,我已記不清,隻知道媽媽總是叫她小紅、小紅,所以我就叫她紅姨。

            小時候,媽媽經常帶我到紅姨傢中作客,紅姨對我很熱情,照顧很周到。
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,就是她親口講給我的。

            紅姨在市郊的一個水泥紙袋廠工作,是一位做水泥紙袋的流水線工人。

            紅姨學習水平一般,高中畢業沒上大學,就找瞭這份工作。

            她的工作簡單而枯燥,就是流水線,不停地做著重復動作。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把未成形的紙,放入紙袋切割機之中。

            一拍,二碾,三切。

            一個水泥紙袋便成型瞭。

            她每天都重復這樣的工作,一天又一天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紅姨在廠裡車間工作,聽說瞭小趙一周後要結婚的事,小趙是紅姨的同事,二十五歲,雖然兩人不在同一個組,但工人就那些人,互相之間都是很熟的。

            趁著上工的間歇,紅姨走到小趙身邊,把五十塊錢塞到他手裡。小趙,恭喜恭喜啊!這是我的一點心意。紅姨說。

            小趙樂開瞭花,笑著說:謝謝紅姐,謝謝紅姐,等到時候,一定要過來吃飯啊,我給大傢備點好酒好菜,咱們熱鬧熱鬧!小趙不住地說謝謝,邀請紅姨去他的婚禮。

            紅姨答應瞭去參加婚禮,臨走時看到小趙兩眼圈發黑,顯然是累的,打趣地說瞭一句:小趙,你這兩天可別累壞瞭,等結婚那天,新娘子還等著呢!說完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車間裡很多工人都給小趙隨瞭錢,都等著參加小趙的婚禮。

            可沒兩天,就出事瞭。

            這天中午,大傢做完工,吃過午飯,下午兩點上工,中間這段時間,一些人會聚攏起來打牌,還有一些會做自己的事情,也有的人會選擇休息。紅姨喜歡打牌,每天中午都會跟幾個同事來幾局。

            小趙呢?

            小趙睡著瞭,他忙婚禮的事累壞瞭,中午飯都沒吃,就睡著瞭,因為找不到睡覺的空地,他躺在已停轉的紙袋切割機後面的滾軸上,呼呼大睡。

            鈴鈴鈴,下午上班的鈴打響瞭,工人們都各就各位,準備開工。小趙睡的太熟瞭,根本就沒聽見。

            監工頭把總閘一拉,機器便開始運轉。

            小趙還躺在切割機的滾軸之上,隻是一瞬間的事,他便被卷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一拍,二碾,三切。

            出來後,小趙的人,就變成瞭一個標準的紙袋。

            血飛出老遠,鮮紅的血,順著機器履帶嘩嘩的留下來。

            全車間人都聚攏過來,發出陣陣驚呼,其中當然包括紅姨。

            小趙已然沒救。人都找不到瞭,被切的五花三層,變成跟凍羊肉片一樣。

            小趙就這樣死瞭,死在瞭婚禮之前。

            廠裡為這事停工瞭兩天,那個車間的監工背瞭個大處分,還被調離瞭崗位。

            小趙的事很快就在廠裡傳開瞭,傳達室的老孫頭聽說這事,直搖頭。

            這麼年輕的孩子,真是可惜瞭!老孫頭說。

            這事最後不瞭瞭之,廠裡到底有沒有給小趙傢裡賠錢,具體賠瞭多少錢,員工們也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廠裡加強瞭安全教育,生產依舊進行,小趙的事很快就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陣子,某天夜裡,正是老孫頭值班。

            他們傳達室一共三個老頭,輪著上班,一上就是二十四小時,今天正好該著老孫。

            夜裡八點,老孫頭把廠房巡查一遍,一切正常,一個人都沒有,工人們早就下瞭班,此刻都在傢裡吃著飯看著電視。

            老孫頭回到傳達室,從水管中打瞭杯涼水,喝瞭兩口倒掉,水壺裡沒有熱水時,他總是喜歡先咽兩口涼水,解解渴。然後他打開電視,看瞭起來,晚上沒有別的娛樂,隻有看電視。

            待到晚上十點左右,老孫頭關瞭燈,準備睡覺。

            突然窗戶上傳來敲打聲,梆梆~梆梆~

            老孫頭機警的坐起來,喊道:這麼晚瞭,誰啊?

            是我,孫師傅,我是小紅啊。紅姨在大門口說道。

            老孫頭打開窗子往外看,果然是小紅,說道:小紅,是你啊,你怎麼這麼晚過來廠裡。

            紅姨陪笑著說:孫師傅,真是不好意思,唉,別提瞭,明天我要去參加一個技術評比,今天廠裡不是給我們每個人發瞭一套新技工服嘛,我忘瞭拿,這不明天就走瞭,急的我坐瞭最後一班公交車過來的。

            老孫頭立刻拿著鑰匙,給開瞭大門,讓紅姨進來。

            這麼晚瞭,你拿完衣服,還咋回去啊?老孫頭問。

            是啊,太晚瞭,反正明天早上我們走的早,幹脆我就不走瞭,我睡廠房裡的休息室得瞭,你說行嗎,孫師傅?紅姨對老孫頭說。

            行啊,沒問題。老孫頭一口答應,廠裡常有職工晚上不走,睡在休息室,這是司空見慣的事。

            於是老孫頭陪著紅姨進廠房找到衣服,把紅姨安頓在休息室,老孫頭又回去傳達室睡覺瞭。

            夜裡一點多,老孫頭又被聲音叫醒瞭。

            梆梆~梆梆~

            老孫頭爬起來,心想:這個小紅怎麼回事,又敲窗戶?

            老頭站起來,打開窗戶一瞧,不是小紅。

            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,站在院裡,渾身上下都很臟,臉也很臟。

            他的眼睛卻非常亮,亮的好像能穿過玻璃,照到屋子裡。

            老孫頭還沒說話,小夥子開口瞭,大爺,我回廠裡洗個澡,洗幹凈瞭就走。說話聲音很低沉。

            然後老孫頭看到,年輕人轉個身,向廠房裡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