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mu1mi'><strong id='mu1m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mu1mi'><strong id='mu1mi'></strong><small id='mu1mi'></small><button id='mu1mi'></button><li id='mu1mi'><noscript id='mu1mi'><big id='mu1mi'></big><dt id='mu1m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u1mi'><table id='mu1mi'><blockquote id='mu1mi'><tbody id='mu1m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u1mi'></u><kbd id='mu1mi'><kbd id='mu1mi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mu1mi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mu1mi'><em id='mu1mi'></em><td id='mu1mi'><div id='mu1m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u1mi'><big id='mu1mi'><big id='mu1mi'></big><legend id='mu1m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mu1mi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mu1mi'></i>
          <i id='mu1mi'><div id='mu1mi'><ins id='mu1m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mu1mi'></span>
            <dl id='mu1mi'></dl>

            偷吃有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食盒
                許小安從來不在食堂吃飯,每次他都是打瞭五毛錢的米飯,拿回宿舍一個人吃。原因很簡單也很奇怪:他的菜在宿舍桌子上的食盒裡。而他的食盒是他的父母從遙遠的山區千裡迢迢寄過來的。每三天用快遞寄一次食盒,這樣既餓不著許小安,又保證瞭菜的新鮮度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除瞭吃這個,就不能吃其他的菜瞭嗎?”林磊是一周前才搬進這個宿舍的同學,他也對許小安的食盒產生瞭好奇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好在許小安來自山區,為人很淳樸,他不厭其煩地回答這個問題。之前我和羅建陽就問過很多遍,每次他都很有耐心地回答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問的好,我告訴你啊,我確實隻能吃這個菜,如果一天不吃的話就會犯病的,我五歲那年……”
                許小安的傢在山裡面,小時候經常和父親進山打獵。
                他五歲那年,父親帶他進山逮兔子。許父在草叢裡設夾子弄兔子時,許小安就在一旁捉蟲子玩兒。也不知過瞭多久,許父夾瞭一隻肥碩的野兔子,準備帶許小安回傢時才發現兒子不見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許父急瞭,像瘋子一樣在大山裡尋找,唯恐許小安被什麼野獸叼走。這樣漫無目的地找瞭大半夜,仍然不見許小安的影子,倒是山下多瞭很多火把。原來許傢發現父子倆遲遲不見下山,就帶著人進山來找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那天晚上,山上的火把照亮瞭半個山頭,人們把整座山翻瞭過來都沒有發現許小安的蹤跡。五歲的小孩兒能走多遠呢?人們懷疑許小安被野獸給叼走瞭,三三兩兩地安慰許傢人。許小安的傢人哭得昏天黑地,許父簡直崩潰瞭。那時許傢能動的人都在山上找許小安,唯獨許小安的爺爺臥病在床被傢人蒙在鼓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 老爺子聽到屋外敲鑼打鼓的熱鬧不已,又看到傢人強忍悲傷的臉、和沒有出現的小孫子,心裡明白瞭些許。許老爺子硬撐著坐起來,自己穿好衣服到屋外找瞭一隻巴掌大的山蛙,他用燒成灰的黃符拌瞭點兒什麼東西給那隻蛙吃,片刻之後,那隻蛙竟然四腿一蹬死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許老爺子老眼渾濁,以為希望破滅正想仰天長嘯。突然間,那隻山蛙翻瞭翻白眼兒又活瞭過來。老爺子樂瘋瞭,他拿出一條紅線綁在蛙腿上。蛙在前面蹦,人在後面跟,神奇的事情出現瞭:那隻蛙帶著許傢人蹦到山上一處草木茂密之處就停止瞭蹦跳。許父掀開草叢一看,荒草下面是一個廢棄的陷阱,約有三米來高,許小安頭朝下地豎在陷阱裡面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“先前那些人都沒找到你,他們是被鬼迷住瞭眼睛嗎?還有,那樣你都沒被摔死,至少脖子也會斷吧?你爺爺真是個奇人,竟然會施法術用山蛙尋人!”林磊聽得眼睛都瞪大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福大命大唄!不過自從那次起,我就頓頓吃山蛙肉。我爸說我中瞭什麼毒,得靠山蛙解毒,為此傢裡為瞭我還專門兒弄瞭塊地養起瞭山蛙。”許小安說著,便用筷子撥弄食盒裡那些風幹的臘肉,食盒裡的菜肴正是許小安傢裡寄來的山蛙肉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難怪你這麼強壯,你看你的胳膊像不像青蛙的大腿,這肉鼓得可真壯實。那個,分點兒給我吃吧,我就嘗嘗那個味兒……”林磊說著就向前走一步,用手指夾瞭一點兒肉出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不行!”許小安急瞭,用筷子打瞭一下林磊的手指,指間的肉掉進瞭食盒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不就一塊肉嗎,你至於嘛?”林磊很沒面子,他掃瞭一眼我和羅建陽氣沖沖地出瞭宿舍,臨走時還用力帶上瞭門。
                事發
                我和羅建陽之前也打過食盒的主意,越不讓吃就越想吃。但許小安看得非常嚴,每次吃完他都會把食盒擰緊再牢牢鎖在他的抽屜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哥們兒,不是我不讓你們吃,而是你們真的不適合吃。我爸說是藥三分毒,這種山蛙的毒性非常強,吃瞭之後後果不堪設想,懂瞭嗎?”許小安經常在鎖完食盒後返回宿舍,看著我和羅建陽的眼睛這樣說。他的眼神誠摯善良,直攝人心,像是規勸兩個即將走向不歸之路的亡命之徒。
                許小安也不至於那麼小氣,可能山蛙真的有毒。許小安既然中瞭毒就得以毒攻毒,這樣理解起來就合情合理瞭。我和羅建陽都是通情達理的人,所以盡管我們非常想吃,但還是克制住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