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ken61'></ins>
  • <tr id='ken61'><strong id='ken61'></strong><small id='ken61'></small><button id='ken61'></button><li id='ken61'><noscript id='ken61'><big id='ken61'></big><dt id='ken6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en61'><table id='ken61'><blockquote id='ken61'><tbody id='ken6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en61'></u><kbd id='ken61'><kbd id='ken61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ken61'><div id='ken61'><ins id='ken61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ken61'><em id='ken61'></em><td id='ken61'><div id='ken6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en61'><big id='ken61'><big id='ken61'></big><legend id='ken6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dl id='ken61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ken61'><strong id='ken6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ken61'></fieldset><span id='ken61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ken61'></i>

            搭電梯飄零電影院怪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看過很多故事,其中知道有一些是虛構的,但不管怎麼樣,我覺得看故事就是在尋刺激,所以我也想在站上和大傢分享一下,自己身邊一小點奇怪的事,是不是魂作怪我就不知道,反正我自己就想不通。

            那年是5年級的夏天吧,那天因為母親沒空照料我和弟弟所以便把我們放在二姨傢過一天,本來那天是沒什麼發生的,但在下午二姨他們應一個朋友邀請去他們傢做客,由於不放心我們自己呆在傢,便和我們一同去。

            那傢人很有錢,因為他們住的花園是那種富豪級的,我們兄弟倆就那麼一個下午聽著大人們談話,然後在一旁靜靜坐著。

            成 人影片 免費觀看10分鐘
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熬到要回傢瞭,當主人傢剛大開房,我和弟弟便沖瞭出去,雖然後來才覺得有點不禮貌,我們按著左邊的電梯,希望能快點下去。

            等瞭會電梯就到瞭,我和弟弟便大聖墟步跨瞭進去,按瞭個,1,字,接著電梯門便徐徐關上,因為很多電梯都是那種會反光的金屬制造的,所以在梯門關進的一剎那,我看今日新鮮事到一個穿著藍色長衣有道翻譯的青年人向我們招手,當時我就頭皮一緊,幸虧那人沒進來,不過後來想起來,那真嗶哩嗶哩的是人嗎?

            我之所以這樣說是那東西給我的感覺太陰森瞭。

            電梯啟動瞭,但恐怖神馬電影院888午夜理論不卡的事發生瞭,電超級碗新聞梯沒下降,反而瘋狂的上升著,一直到28樓,叮,電梯門緩緩打開,沒人,但卻自己打開瞭,那時弟弟緊張地捏緊我的一角,我那時也怕得要命,因為那些高層都沒有人住,陰森陰森的,半點陽光也頭不進的那種,我趕忙按瞭關門,在按瞭個1字。

            電梯門終於都關瞭,可是可怕的事有發生瞭,電梯在次上升,這次到瞭32樓,梯門又開瞭,又是沒人,這時弟弟已經急哭瞭,我不敢在搭瞭,要不等一下到頂樓不隻會有什麼更可怕的事。

            我拉著弟弟快速的跑向安全通道,一層一層,地拼命跑下去,耳邊還隱約聽到,“你們怎麼這麼快就走吖,玩一下嘛```”,我想那時弟弟應該也聽到瞭,因為他哭得越大聲瞭,我一邊拽著弟弟瘋狂的下樓,一邊叫弟弟堵上耳朵。

            就那樣跑瞭很久,樓道一直是那麼陰森,那麼長,大概跑瞭15分鐘左右(現在想起來不知是不是鬼打墻)才漸漸看到陽光,最後終於也看見瞭大堂。

            我們也最後在大堂附近見到二姨他們,他們問我們去哪玩瞭,那時已2019年高清理論經嚇得不知怎麼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最後還好逃瞭出來,不然真不知怎麼辦好。

            現在我在也不敢一個人或兩個人一起搭電梯瞭,因為現在想起來仍心有餘悸,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東西解釋不瞭。